-->
<delect id="f3p2w"><rt id="f3p2w"></rt></delect><noframes id="f3p2w"><rt id="f3p2w"><delect id="f3p2w"></delect></rt><delect id="f3p2w"><rt id="f3p2w"><noframes id="f3p2w"><noframes id="f3p2w"><noframes id="f3p2w"><noframes id="f3p2w"><noframes id="f3p2w"><rt id="f3p2w"></rt><noframes id="f3p2w"><rt id="f3p2w"></rt><noframes id="f3p2w"><rt id="f3p2w"></rt> <noframes id="f3p2w"><rt id="f3p2w"></rt><bdo id="f3p2w"><noframes id="f3p2w"><bdo id="f3p2w"></bdo><noframes id="f3p2w"><noframes id="f3p2w"><noframes id="f3p2w"> <noframes id="f3p2w"><rt id="f3p2w"><rt id="f3p2w"></rt></rt><noframes id="f3p2w"><rt id="f3p2w"></rt><rt id="f3p2w"></rt><noframes id="f3p2w"><rt id="f3p2w"><rt id="f3p2w"></rt></rt><noframes id="f3p2w"><rt id="f3p2w"><delect id="f3p2w"></delect></rt><noframes id="f3p2w"><rt id="f3p2w"><rt id="f3p2w"></rt></rt><bdo id="f3p2w"><rt id="f3p2w"></rt></bdo><bdo id="f3p2w"><rt id="f3p2w"></rt></bdo>
掃碼關注我們
返回上一級
八點健聞:十年深耕院內市場,互聯網醫療“老兵”掘到真金
[發布時間: 2021-08-30 10:26:25  作者:本站編輯  來源: 本站原創  瀏覽次數:]

耕耘互聯網醫療十年的“老兵”、卓健科技創始人尉建鋒,終于可以開啟籌備上市的征程。

從十年前一款健康科普APP起步,開始探索醫療場景的互聯網產品和服務,如今,卓健的業務已涵蓋3000多家醫院、15萬醫護人員,服務于全國30個省份500多家三級醫院、130多個醫聯體和區域協作平臺。

互聯網+醫療,如何變成互聯網醫療?過去十年,尉建鋒一直在思考,卓健不斷試錯和求解。如今,答案儼然已浮出水面。

十年前,正是互聯網火熱發展的年代,“百團大戰”、“雙十一”轟動一時。并且,3G已經普及,以iPhone4為代表的全新智能手機,正帶來空前的移動上網體驗,中國網民人數飛速增長,給人想象空間無限。

彼時還是浙大一院肝膽外科醫生的尉建鋒,也敏銳地意識到:利用智能手機,通過互聯網提供醫療健康服務,將大有可為。

在張小龍發布第一版微信的同年,即后來被稱為移動互聯網元年的2011年,他創建了卓健科技。

公司成立 2個月后,第一款產品——定位于健康知識科普的“掌握健康”APP就火速上線。比張銳發布“春雨醫生”APP早了半年。

張銳、尉建鋒等人,也是最早一批移動醫療探路者。后來,張銳提出“顛覆醫療”,逐漸離開醫院向左轉;尉建鋒雖然也愛折騰,卻仍未丟棄醫生職業中天然的保守,在那個言必稱“顛覆”的“互聯網革命”年代,他沒有貿然去做輕問診,仍舊和醫院相伴而行。

尉建鋒形容,在這幾位投身互聯網創業的“老兵”里,卓健是身子在醫院里,一腳跨出墻外;好大夫連接院外與院內醫生,騎在墻上;春雨則完全跳出了墻外。

幾位“老兵”惺惺相惜,都希望借助互聯網改變醫療的痼疾,他們甚至擁有幾位相同的投資人。當年,上海摯信資本投了好大夫后,經王航指點找到尉建鋒,當場就投了卓健,一個月資金到帳。

2014年,互聯網醫療受到資本熱捧,春雨醫生、丁香園、微醫相繼獲得5000萬美元、7000萬美元和1億美元的融資。卓健也是在第二年年初,順利獲得了來自騰訊的1.5億人民幣投資。

但此后數年,卓健的日子一度很難熬。

源于2016年,尉建鋒下決心專注于互聯網醫院的主業。這是個苦差事,曾有一家互聯網企業為某三甲醫院做完信息化系統后,再也沒能下決心做第二家。

這年10月,張銳去世。尉建鋒深受震動,在妻子的一再催促下,去買了重疾險。

深入院內是啃硬骨頭,錢也燒得厲害,再加上互聯網醫療的資本寒冬降臨,2019年卓健一度瀕于資金鏈斷裂。其間,團隊嘗試了各種業務模式,從醫到藥到險,最后下定決心,砍掉了很多“妄想”。

直到2020年新冠疫情爆發,互聯網醫療迎來意外的“風口”,公司業務終于轉危為安。卓健的互聯網醫院相關業務,從最初給公立醫院免費做,隨著產品的積累,到如今收入大幅增長。2020年,卓健成立9年來首次盈利。

如今,卓健已步入國內上市申請的準備期,如果順利,或將成為純正的互聯網醫療國內第一股。

醫庫董事長涂宏鋼對卓健的前景表示樂觀,“本身是數據資產,想象空間是存在的。加上成本控制比較好,一旦現金流轉正,就會持續盈利。”

十年試錯,堅持一件復雜而正確的事

互聯網醫療早年的創業者們,一方面帶著變革的心愿,另一方面也一度期待通過互聯網快速變現的機會,猶如在很多其他行業曾發生過的那樣。

但現實是,互聯網的“魔力”還沒有在醫療領域顯現。貌似無限可能的互聯網醫療,事實證明還是一部醫療創業者的十年試錯史,卓健也并不例外。

2018年,國家連續三份重磅文件對互聯網醫療明確了支持態度,資本市場與創業者一片歡騰,公立互聯網醫院也開始逐漸增多。

創業者們想出了盈利模式的各種可能,例如處方外流、商保支付閉環等等。尉建鋒也考慮過藥,想過做處方流轉業務。但彼時已有流量為王的各大平臺公司摩拳擦掌,例如京東、阿里,他預感到并無任何優勢。

另一方面,國家醫保局也在同年成立,卓健更有優勢的公立醫院領域,未來一定會受到醫保局帶量采購的影響,處方藥利潤空間極其有限。他覺得,作為一家創業公司,選擇藥的意義已不大。

當年,他便砍掉了這一業務,集中力量做To B的醫院信息化,C端業務的團隊全部轉移到服務B端客戶,自己也再次投入產品打磨,花了兩年的時間,“產品的深度和進度非常明顯”。

兩年里,卓健接連升級互聯網醫院產品。從最初的純線上業務——包括掛號、繳費、查詢、線上圖文咨詢等,加上在此基礎上的處方流轉、在線配送,以病人自發使用為主,醫院不主動發起干預——升級到2.0、3.0版本。

2.0就是基于醫生視角,給醫生四種工具——問診、開藥、檢查檢驗,以及健康宣講,把醫院流程里的資源統一到一個分配池,為患者提供一體化預約以及全量醫療服務。這一能力,阿里、京東、騰訊等互聯網平臺至今無法實現,卓健卻由此鑿開了自己的生存空間。

3.0則是基于患者視角的智能隨訪,通過規則引擎,根據患者的疾病,安排吃藥、身體指標、就醫日程等提醒功能,實現醫院自動化主動管理患者。

目前,卓健可以管理幾十種疾病,這一體系已經在黑龍江省醫院、浙江樂清二院等醫院落地。

“那次的轉型,雖然對公司來講,故事沒有講得那么大、那么性感,但至少業務規模做出來了,市場認可和品牌優勢增加,以后再做這些大的規劃也來得及。”尉建鋒說。

那時候起,他就下定決心,堅持圍繞著互聯網醫院實現診療效率優化,做出利潤,爭取在國內上市。

“做公司就是要證明能有持續的利潤。”在業內人士眼中,卓健堅持做了一件復雜而正確的事。

在當時,很多互聯網醫療創業企業選擇的路徑,是不停地試各種商業模式、不停地融資,但這一條看上去更互聯網化的“康莊大道”,在醫療領域走通并不容易。

失敗的案例比比皆是。曾拿到2億融資額的華康移動醫療,在2016年資金鏈斷裂,黯然收場。O2O模式的藥給力、e陪診相繼停止運營。一年后,融資3億多的趣醫網也一度陷入停頓……

卓健曾經也有沿襲傳統互聯網打法的條件,但還是選擇了一個個去拿項目。

2019年上半年,卓健也一度異常艱難,融資不順,政策受限,但疫情后轉機忽然出現。

2020年中,國辦兩次發文提到互聯網診療,要求放寬互聯網診療范圍,推進新業態,比兩年前的原則性肯定政策又向前邁了一步。國家衛健委與國家醫保局則陸續出臺了大量促進互聯網醫院落地的政策。

尤其是去年11月,國家醫保局發文,制定了互聯網醫療服務納入醫保的詳細條款,醫保支付開啟實操階段。根據國家衛健委在去年10月公布的數據,互聯網醫院建設數量已超過了900家,比半年前足足翻了一倍左右。

這一年,互聯網醫院項目成了各大公立醫院的信息化建設的必選項。“疫情期間,很多公司都在休假,我們卻是不停地加班、開會、項目上線。”卓健副總裁翟雪連告訴八點健聞。

截至目前,卓健已給200多家醫院上線了互聯網醫院,協助拿下牌照的有50余家,且以公立醫院居多,不少是各省人民醫院的深度合作。另一方面,卓健深入院內的信息化,又為各家知名互聯網平臺輸出問診接口,例如其股東之一——騰訊醫療。

互聯網醫院叫好不叫座,出路在哪里?

疫情“風口”之后,新的挑戰又出現了。

國內新冠疫情總體緩和,只是局地偶爾出現散發病例。通過互聯網醫療就診的人數出現了斷崖式下降,一些醫院的互聯網醫院幾乎沒有患者。

建設互聯網醫院不難,難在運營:連接患者與醫生,不只是局限于掛號業務,連接患者與系統這樣簡單,需要醫院配合排班、績效考核,涉及各個科室的協調。

而一旦把大比例的門診搬到線上,由于醫保限制,醫院能服務的患者人群就要先打折扣,且只能收到問診費和藥費,檢查檢驗和住院等后續服務的收入很難直接落在本院。藥品“零加成”后又基本沒有利潤,所以收入下降明顯成了醫院、醫生做互聯網醫院動力不足的現實問題。一些有魄力的院長,索性關掉部分門診,全部轉到線上,結果不僅收入下降,患者也跟著流失。

業內人士分析,互聯網醫院的建設是需要忍受半年到一年的收入下降,才能發揮其能效,取得收入反彈,直到進一步發展。而且,這需要醫院進行系統化的線下組織變革,只有信息科的參與遠遠不夠,最好由醫務科主導,進行定制化改造。

尉建鋒認為,互聯網醫院除了簡單的問診功能,最終要下沉到院內業務去,融合線上與線下。

解決互聯網醫院叫好不叫座的問題,尉建鋒談得比較多的,是把3.0版本升級到4.0、5.0。簡而言之,是基于一個區域可以連接醫院、醫生與患者的信息化數據大腦,系統提供主動的醫療干預與健康管理。

目前,卓健正與各地衛健委合作。初期是從醫院做到醫聯體、醫共體,繼而發展為區域化的全民醫療信息平臺。卓健積累的醫聯體建設業務已在東北、浙江、河南、山西、安徽、江蘇、云南等多地展開,覆蓋全國1500多家醫院。

從醫保發展趨勢來看,“互聯網+醫療服務 ”的醫保支付不可避免要逐步放開,特別是跨區域資源配置和就診。醫療資源逐漸平臺化,并推動“三醫”信息化的初探。

不過,翟雪連也察覺到,做醫療信息化系統的公司容易追風,“現在如果去各種相關展會,會忽然發現,‘怎么所有的廠商都在做這件事’?”

這個領域的市場容量約有300億~400億,是互聯網醫院市場容量的6~8倍左右,但競爭者林立。前有傳統的HIS(Hospital Information System,醫院信息管理系統)廠商,諸如衛寧、東軟、萬達信息、創業惠康等,后有騰訊、阿里等巨頭,大家紛紛入場,群雄逐鹿。

但與傳統HIS廠商做法不同,現在的醫療信息化業務趨勢,不只是做醫療,還包括健康管理、養老,甚至公共衛生(防疫)和醫保,或稱之為醫療健康數字化“新基建”。尉建鋒認為,醫療、醫藥和醫保,信息“底座”是一樣的,服務對象也是一樣的,“沒必要三套系統吧?”

過去信息化改造的艱難就是因為醫療體系節點諸多,打通“三醫”的信息化非常困難。但現在面臨著全國上下數字化轉型的歷史性機遇,“新基建”的可能性出現了。國家財政在本輪政府與產業數字化轉型中,資金更多進入“數字化基建”,例如城市的智慧交通、金融、教育、農業、醫療等領域,“上云” 不再只是企業為了優化效率節約成本而做的事情,政府也一樣。

尉建鋒在2020年開始設想互聯網醫院5.0版本的可能性:首先是人的數字化醫療健康完整信息在一起,其次是有社區、醫院的參與,甚至藥店,都來為用戶提供連續性的主動服務。此外,醫保、公衛也大有可為,比如疾病早篩、幫助醫??刭M等。

對患者的主動服務是針對已經在醫院看過病的人群,系統對他們的疾病有了標簽后,自動發起后續治療或健康管理。“去公立醫院的患者里,其實有一半只是為了讓醫生幫忙看一下檢查單,在5.0版本下,患者在線上就有人管,不用親自去醫院。”尉建鋒說。

尉醫生的情結:做鮮活的病種大數據

卓健從互聯網醫院5.0業務延伸出來的區域健康信息化業務,在一定程度上彌補了互聯網醫院業務本身的短板:原先是直接把醫院的業務連接上,中間不存數據,但現在更多接觸地方政府業務,數據業務也成為可能。

“這是我們原來的短板,現在快速地把短板補上了。”尉建鋒醫生出身的秉性冒了出來,他想做專業的、基于疾病科研的信息化。具體而言,是基于病種的知識庫,打磨單病種的科研管理信息化能力。

從醫生身份轉變成創業者,尉建鋒“太清楚醫生和醫院的哪些環節需要優化,如何優化”,他的成就感就來自于幫助醫院、醫生提高診療水平。

十年前互聯網醫療興起之時,以掛號網、健康160為代表的一些公司,主要是把公立醫院的號源統一到一個平臺上,因為那時候醫院的號源渠道值錢?,F在由于醫??刭M,藥品耗材“零加成”,醫院的營收空間被擠壓,而“騰籠換鳥”的醫療服務價格遲遲未能補充上來,醫院的核心問題是如何增加新的營收來源,例如國家支持的醫學科研轉化,以及通過信息化合理績效分配等。

因而,醫院也越來越有動力用信息化的方式來促進科研,或者未來有可能,成為醫學轉化的數據支撐。

早年,醫生寫病歷是手工抄寫,后來出現了從醫院管理視角設計的電子病歷系統,而醫生更需要一種具有科研數據調取能力的電子病歷系統。

在東北,卓健已與哈爾濱醫科大學合作落地科教研一體化平臺。哈醫大旗下四家醫院的電子病歷可按醫生的科研需求進行查詢。以前一個醫生需要手工做500個病歷來積累論文數據,現在通過一體化平臺,可以查到四家醫院甚至全省范圍15年跨度的數據,論文質量顯著提升。對大學而言,醫院臨床積累的數據也可以為教學所用。一舉多得,大學當然積極支持。

尉建鋒想做活的數據,這對醫生更有價值。這項業務并不是單純的連接數據,而需要有數據對接、清洗、轉換、應用等能力,卓健連接諸多HIS等院內系統十余年,才慢慢積累出這項能力。

“我們接下來的兩個關鍵詞就是數字化、專業,未來幾年會更多地從數據層面來考慮業務戰略。”

他透露,目前卓健已完成了40多個專病數據庫,2021年科研與教學這兩塊業務的收入將會變成準現金牛。

目前,對于科教研與醫療大數據的潛在市場規模,業內觀點不一,但與真實世界數據研究的概念連接后,也頗受市場追捧,例如醫渡科技、零氪科技等。醫渡科技于今年年初在港交所上市,開盤即暴漲121.5%,上市當天總市值超500億港元,成為“醫療大數據解決方案第一股”。零氪科技的運氣差一些,因為滴滴引發的網絡安全審查風暴,零氪赴美IPO也緊急叫停,上市計劃被迫延期。

然而,兩家公司依然都在虧損中,如何向市場證明盈利能力,是繞不過去的難題。2020年,醫渡科技與零氪科技調整后的凈虧損分別是3.23億元和2.32億元。

尉建鋒覺得,卓健的模式與這兩家都不太一樣,走過的路徑也不同:

“我們做得累一點,痛苦一點,先把產業數字化,然后再連接數據,最后才把數據產業化。這里有時間先后,需要一步步積累。做了第一步才能做第二步,做了第二步才能做第三步。做第一步就用了十年,現在開始做第二步,我可能選擇了最難、最累的一條路。”

過去十年,互聯網醫療曾一度風光無兩,隨后又經歷了長達數年的資本冷遇,最終蟄伏過了寒冬的一些創業者堅持了下來。給人的啟示是,往往在外界關注度不再之后的堅持,無人問津的默默耕耘,才是企業最重要的發展期。

現在,這樣的市場變遷又開始出現在區域健康信息化、醫療大數據和數字醫療等新興事物上。往后,互聯網醫療的老兵們將如何走得更遠?

文章轉載自:八點健聞 季敏華|撰稿 劉冉|編輯

郵箱: service@zhuojianchina.com | 電話: 4008481766 | 傳真: 0571-88851766 | 地址: 杭州經濟技術開發區下沙街道元成路199號龍馳智慧谷B座21-22層
Copyright ? 2011-2020. 杭州卓健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浙B2-20110422-4 互聯網藥品信息服務資格證書(浙)-經營性-2017-0009
亚洲AV无码洁泽明步在线观看